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韩叶】格斗漫男主找上门来我会被打死吗?! 5

  对不起各位。。。刚发现没有打章节数。。是不是有以为这是一发完点进来然后摸不着头脑hhhhh对不起啦各位。前文戳我主页

5
         韩文清从试衣间里推门出来,那一瞬间本来站在服装店门口抽他的烟的叶修,回头瞪大了眼睛,险些掉了烟。韩文清看着他的反应,颇有些玩味地勾了个嘴角。

  叶修只见自己家那个从小看到大的角色从头到脚,黑色风衣、暗红衬衫、修身长裤、皮质军靴,见惯了那一位一身红色衣不蔽体露着八块腹肌风里来沙里去,突然这么一打扮顿时显得神采奕奕,连那一贯严肃的眉眼都显得俊朗顺眼了许多,叶修啧啧两声,把下巴放回去把烟叼上,以前没看出这小子这么顺眼来,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

  韩文清此时走到他面前,故意问:“怎么样?”

  叶修取下烟,答得颇为认真,“我在想我要是画一个你穿越到现代的番外,肯定能给你吸引一大票女粉丝。”

  未等韩文清再说什么,他把服务员叫来,转身跟着去柜台结账。

  等叶修把玩着小票往回走的时候,抬头只见韩文清站在门口等他,他笑笑把小票揣到裤兜里,上前一拍韩文清的后背,紧接着走在他前面领路“走,去公司。”

  韩文清抿了抿嘴,迈开腿追上他,低声说:“钱我以后还你。”

  叶修听了有点哭笑不得,“老韩啊,我这些年的钱可不都是卖你挣出来了,咱俩谁跟谁啊。”

  谁卖谁啊……

  韩文清嘴角一抽,心里刚才那点愧疚瞬间一扫而空,叶修这个人能把什么话说的都那么欠似的,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个人进了地铁站一气儿坐到了市中心,叶修领着他在街上左拐右拐,韩文清跟在后面眼神却不老实地四处张望,看见对方一副“乡巴佬儿进城”一般的表情,顿感好笑,叶修憋着笑向后伸出手他抓住了韩文清的手。

  韩文清紧接着脚步一顿,看着叶修愣了愣,手上不自觉地捏了捏叶修那比他要软许多的手。叶修抬手把额头前的碎发撩到耳后,冲他微微笑了笑,声音放得很轻很柔,“跟好我啊,别走丢了。”

  完事他还伸出另一只手在韩文清头上拍了拍,随机就被打掉,韩文清抬眼瞪他,“我又不是小孩了,幼稚。”

  叶修笑的更开心了,“谁不是小孩啊,韩三岁。”

  韩文清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叶修说的是《大漠孤烟》从开始构思到现在已经三年。顿时他恼羞成怒地伸手要去打叶修,当然手伸到脸前了想了想却舍不得下手,转而没好气地捏了一下叶修的脸。

  “疼疼疼!……松手!”

  韩文清知道这货是瞎喊的,他根本没用劲,他哼了一声放开叶修,叶修嘻嘻哈哈地拍了拍他的肩,抬手看了一眼表,随机不与他玩闹了,叶修正色道,“不闹了,走了快迟到了。”

  韩文清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板着脸点了点头。叶修领着他一路快走进了街边一栋颇高的写字楼,坐上电梯直奔顶层,那里居高临下可以俯瞰城中风景,是他公司里专门用来谈生意的地方。

  出了电梯,他跟在叶修身后刚拐过一个转角,就看见叶修的编辑苏沐秋在会议室门口迎着,大概因为他和叶修在路上耽搁地有点久,所以对方站在门口看着腕表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听见脚步声,苏沐秋一抬头赶忙迎上来,韩文清从他的表情上甚至能读出对方那句口头禅,果然——

  “我的小祖宗啊”,苏沐秋单手扯住叶修就要往里拽,一边拽一边嘟囔说人家制作方都等着了你怎么才来啊。这时他看见了叶修身后的韩文清,确定他是跟叶修一同来的,苏沐秋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他记得叶修身边没这号人啊。叶修刚想介绍韩文清给他,没想到这厮嘴快,秃噜出一句话来差点没把叶修呛过去。

  “这位是你保镖?叶老师你也太烧包了吧。”

  经他这么一说,叶修立刻背过身嗤嗤地捂嘴笑,留下韩文清黑着脸和苏沐秋面面相觑。确实韩文清本身那个从《大漠孤烟》里带出来的气质,走起路来腰板倍直,浑身肌肉习惯性地绷紧,加上眉眼里那一股子蕴而不发的侠客之意,韩文清这一身衣服也自然是贴合着他的气质选的,无怪苏沐秋脱口而出这样的话来了。

  韩文清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向苏沐秋握手示意,关于现代社会礼仪他不至于不知道。

  “在下韩文清,是叶修的……漫画助理。”

  苏沐秋先是为自己的冒犯赔了个笑,自我介绍完之后扭头去蹬那个笑的刚顺过气儿来的家伙,也不提前跟他打声招呼害他闹这样的笑话,叶修被他瞪得也不好意思笑了,忙拽着韩文清跟着他往里屋会议室走。

  会议室门口站的正是经理崔立,见了叶修立即换上了一副职业性的笑容,推开了门请他进,叶修微笑着进了会议室,偌大一张会议桌两侧一边是以陶轩为首的他们漫画公司的人,一边则是制作方的团队,而离他最远的桌子尽头,坐的就是这次TV化的投资人,对方同样是西装革履,鼻梁上一副薄薄的眼镜,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听见来人的动静,停止翻阅手中的一沓资料,方才一抬眼打量着叶修,嘴角稍微扬起了一点微笑。

  报以微笑,叶修却在心里咯噔一声,实现根本没打招呼预约,不请自来就算了,如今又是这样一番阵势和态度,这不明显是要摆自己一道吗?今天这一战看来是不好打啊,心里这样盘算着叶修笑容却不改,不动声色地拍了拍身后跟进来的韩文清示意他小心行事,同时崔立也在陶轩身边落座,而叶修的责任编辑苏沐秋,竟然被对方委派去整理漫画资料。

  “叶老师,这位是?”对方看到他身后的韩文清发问道,韩文清刚欲言说,只见叶修往左移了一步将他挡在身后,态度温和而不谦卑:“这位是我的助理,韩文清。”

  韩文清不懂叶修这般是什么意思,虽说被叶修这样护着他颇不服气。不过他也大约摸明白了眼前这阵势不是轻易能应付的了得,叶修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他不由得心下也谨慎了几分,准备应对着。

  没想到投资人直接无视了叶修而是转向了坐在他右手边的陶轩,言语间有意地透露出一些严肃的不悦“陶老板,我想这种等级的会议,应该不是一个助理可以参与的吧。”

  陶轩跟着赔笑,“这是我们管理不当,叶老师只说要来赴约并没有提及他这个助理的事情。”

  投资人带着些通情达理的做派点了点头,再次直视叶修“如果说是叶老师的助理的话,我还要买您一份面子,不过,”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这位韩先生并没有在您所在的公司里登记入职啊,那就不好意思了——接下来我们要谈的可是公司机密,可没有让一个外人来参与进来的道理。”

  以韩文清的性子,被人这样咄咄逼人没有不回击的道理,况且叶修作为一个漫画家要带助理参与会议这种事情本来天经地义,叶修亲自介绍的助理又如何让他说成一个外人。不过他经叶修刚才那么一提点,自然明白了此地不可莽撞,于是他只是脸色沉了沉没有说话,话语权全交给叶修。叶修同样皱了皱眉头,对方明显是做足了功课来的,方才这一番话又说的滴水不露,不过这还不足以让他让步。

  “要带助理与会是我本人的自由,至于机密不机密的事情,他是我的助理,怀疑他就是怀疑我。”叶修说这话的时候上前一步,走到会议桌前隔着长桌与对面那人对视,他态度很坚决。

  没想到投资人还未说些什么,陶轩身边的崔立先站起来说,“叶修,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服从公司安排,不得对制作方代表无礼。”他这一番话说的同样斩钉截铁,看他身边仍坐着向投资人赔笑的陶轩就知道,这也是他的授意。叶修眉头一挑,冷哼一声,人家没说什么,自家先窝里斗惹的别人看笑话。对方摆明了已经和陶轩他们有过交易,今天是合起伙来对付他一个,对于韩文清这个不知道底细的人对方自然不敢放任。他此刻环视一周,就算在这里孤军奋战,他也没有退一步的道理,他知道今天来了已经不是一场协商,而是一场寸步不让的谈判。他刚欲说些什么,就只见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韩文清突然抬手搭上了他的肩,叶修一愣到了嘴边的话就打了哏,韩文清此时搭着他的肩膀将他向后轻轻一推,自己往前一步站到前面来,叶修以为他终于听不下去了要发作,心中一急想说些什么劝劝,没想到韩文清出口竟是十成的冷静,内容更是让他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今天这事确实是我莽撞了,未事先与各位相商兀自前来,那韩某先退场了。”

  叶修都顾不上掩饰自己惊异的表情了,娘的……韩文清竟然服软了。

  叶修抿了抿嘴,心里却有些感动。韩文清这样做无非是把矛头转到自己一个人身上,让叶修与此事撇开关系,同时给剑拔弩张的气氛圆了场,更是护住了叶修让对方没有施威的机会。

  对方也是神色一动,没想到他会主动退场,估计是本想借此给他一个下马威,却没想韩文清不让他如愿,眼神一沉,没料到这也是个难对付的人。

  韩文清做完这一切也未看对方脸色直挺挺地转身欲走,临走前他在叶修身前一顿,微微低头在叶修耳边低声说道——

  “就算我不走,他们也会逼我走。我什么也不懂,留在这里也无用,白白授人以柄。来者不善你多加小心——况且,本身就是我自己非要来的。我在外面等你。”

  叶修还未来得及说什么,韩文清临了捏了捏他的手就转身走了。叶修转过身去看他,而韩文清没有回头,背影消失在会议室门外,实木的大门在他身后摇晃着渐趋合拢。

  谢谢。

  叶修知道这对韩文清来说不是一个太容易的抉择。而且自己也不能,总是依靠别人啊,他是他自己的角色,要不要动漫化,而动漫化要做出什么样子,都只能由他来决定。

  宛如一把刀锋藏进温软的丝绸褶皱,叶修温温和和地笑着,在会议桌旁属于他的位置上拉开办公椅坐下,笑着接过了崔立递来的纸笔,一眼都没看陶轩,又接着笑意盈盈地对上投资人的眼神,都意识到彼此都不是轻易能拿得下的,心下同时意识到,这一仗打的,估计是要旷日持久的。

  “那我们开始吧。”

  ——一场谈判正式拉开。

  韩文清从那一扇门离开,天知道他多想回去和叶修一齐面对将要发生的一切,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这,就是现在最明智的选择。这,就是对叶修最有利的选择。

  他心如明镜,就算叶修在漫画里对他再不好再苛刻严酷,他都有他的理由的。而面对这个他初来乍到的世界,叶修便一个人执意把他护在身后,不过他不再有创造世界掌控一切的力量,在这里,他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漫画家罢了,却丝毫不妨碍,叶修保护他,保护他生存那的那个世界,免受一切恶意的污染的决心。

  他多希望自己能做更多,更带给叶修更多的保护和帮助。可是这终究不是他的世界,他的拳头无论多么刚劲有力,都无法在这个世界的法则里闯出一条自己的路来。他十分清楚,却也深恶痛疾他此时的无能为力,无法成为叶修遮天避雨的一道屏障和保护,反而是要被保护的对象。就像他此时坐在会议室外的长沙发上,攥紧了拳头到掌心抽筋般发疼,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

  叶修,等着我,总有一天我会强大起来,就算无法成为你的全部依靠,也一定有能力与你共度这风雨。

  加油。为他更是为此时的叶修。他在心里默念,虔诚十分,好像对方真的能在心里听见一样。

tbc

觉得好看的话。。。。不来个评论吗?٩( 'ω' )و
你们的鼓励是我最棒最不竭的动力

评论(1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