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韩叶】格斗漫男主突然找上门来我会被打死么吗? 6

一个小的过度章,重点是宝宝我日更啦!!!!!前文戳我首页

顺便从今天开始我要抓紧填坑了!争取日更!因为我要刨坟去了!
日更就是觉得字数下降了不少。。。
谢谢催更群的各位催更。我一定要增亩增产早日实现产粮大梦

正文以下

6

  “你说什么?!”

  苏沐秋一拳砸在桌子上,他质问着叶修,于是说是叶修不如说是想夺门而出追着制作方揪着他们的领子痛骂一顿才解气。

  叶修此时也是心烦意乱,他靠在椅背上双手按着眉头,声音里也是压制不住的烦躁,他把手里拿着那一份拟定合约丢到桌子上,“ 不用我多说了,你自己看吧。”

  苏沐秋连忙正色把那份文件抢过来,翻开一目十行草草一看心里就先凉了半截,随之怒火熊熊地烧起来,又一页页翻下去,却看越心寒,到最后他眼不见为净把那一份文件远远地丢到桌子的另一头又滑落到地下。

  “这TM是什么玩意?!”

  苏沐秋显然是生气极了,骂了这一句还不肯停,还要再张口的时候叶修抬手制止了他,“他们早就塞钱给陶轩了,这东西写的滴水不露,公司根本不打算给我翻盘的机会。”

  “那怎么办!我们就这么坐以待毙?”苏沐秋怒气难平。

  “能怎么办,人家是甲方,人家是出资花钱的。我,不过是个去穷画画的。”叶修怒到极致却又极为冷静,即便是他现在也看不到一丝生机。对方摆明了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意在随随便便玩弄于股掌之间。

  “穷怎么了,穷咱们穷的有骨气。你死活不签字不就得了,不就是动漫化吗,屁大点事,等完结了之后不知道多少制作公司来抢着要版权,你不答应他也没找啊。”

  “只怕事与愿违。到时候咱俩一起失业,一盆脏水泼上来谁也别想在这圈混了。”与陶轩公事了这么多年,叶修倒是门清。苏沐秋也不会想不到,这时候他这么一提点也明白了。

  漫画能挣多少钱?陶轩盯着动漫化这一块肥肉已经不少时日了,有人对他的胃口要投资他自然是一百个乐意。在这个“重公司而轻作者”的时代,漫画家在公司里是没有多少实权的,可能有的表面叫他一声“老师”,私下里还不是觉得他就是公司的一枚棋子,一旦漫画的销量下滑更不消说了。

  “那我去跟陶轩说,等漫画完结人气再高一点,制作方竞争起来竞价只会更高,现在就他一家独大我们是孙子可不是得处处听人家使唤。”苏沐秋拍案而起就要出门。

  “陶轩他可等不了了,他只觉得你这是缓兵之计,这时候愿意出这么大价钱的金主哪都难找,眼前就有现钱他哪管的上之后那没找落的事。你觉得他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苏沐秋知道这些个法子叶修早就在心里过一遍了,他现在就是拼命想辙,奈何他们这次真是孤军无援“他们这也太过分了!TM直接把你架空了,这本子到他们呢指不定给你改成什么样呢,扭头就往你家韩文清床上塞女人了。”

  “你别着急,等我想一想我就去找陶轩谈。”叶修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行,那我去联系联系别的制作方看看有没有意向出资的。”苏沐秋说着离开了屋子,临走之前重重地带上了门,哐的一声响。屋里安静还没有两秒,又有敲门的声音,

  “是我。”

  叶修嗯了一声算是示意他进来,门开了,闪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是韩文清。

  “都听见了?”叶修盯着窗外面无表情地问。

  韩文清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他俩都知道问这句是多余。韩文清进门先给叶修倒了杯水,手背贴着试了试水温给送到叶修唇边,叶修就着他的手抿了一口就挥挥手,从他手里接过杯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叶修坐在办公椅里面对着窗外,韩文清就站在他身后,良久叶修听见韩文清说,“情况真的那么糟糕?”

  叶修刚刚跟苏沐秋说心里有谱是假的,这时候别的制作方再来只能给更高的出价纯粹的费力不讨好,然而若是他拒绝动漫化,陶轩那边肯定以开除他作为威胁,因为陶轩清楚他的价值和能力,在开除他之后不光不会让他带着一波粉丝跑到别的公司去,反而会利用媒体给他泼脏水,他休想全身而退,更别说继续画《大漠孤烟》了。

  这些话他从来不会跟任何人说,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上,但凡已露出了一丝走投无路的软弱,那么不光你的对手会来落井下石,那些跟你无冤无仇的同行同样不会伸出援手而巴不得你一落千丈。所以就算再苦再难,他也是一副心中有底的样子,这样才能令敌人忌惮,给同行威慑。因为在这里,你是孤军奋战,没有永远的朋友,你必须要足够强大,强大到不需要身后有依靠。

  叶修原先觉得自己是应付的了的,不过这次的事件确实是来者不善,有心算无心,对方甚至算计到了他退无可退的地步,说到底他和他的作品,最终也是在现实社会被资本强奸的一员罢了。

  可他甘愿同归于尽,也绝不同流合污。

  而且这一次,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自从他从那个家里跑出来自己租了房子开始画画,自从他进了陶轩的公司,自从他开始意识到这个社会的无情嘴脸,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是孤身一人,他的身后,此时有可以托付的对象。

  虽然那完全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然在这个世界他失去了一切的依仗和力量,他初来乍到再多力气挥出的拳头在这里也是行不通的,但他却令叶修感到由衷的安心。也许是因为韩文清骨子里和他是一样的执着与纯粹,而他在世事颠簸中磨平了棱角,而韩文清的双眼之中仍有着足以焚毁一切的决心与力量,正如他从未退缩一往无前,这一次,他同样成为他最坚实的矛与盾。

  正如此时韩文清站在他身后,紧紧握住他一只手,他仿佛一个落水的人抓住了浮木一般,他从将他窒息的压力之中探出水面,得以重新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还活着,并且接着这股力量,叶修觉得自己心中那个被深深藏起的部分又一次苏醒了,那个曾经被现实压的抬不起头的少年,再一次找回了曾经最单纯热血的力量,而叶修又有了一种无往不利的错觉,他知道这只是错觉,但至少这是他现在所缺乏的力量。

  他深深地回握住了韩文清的手,抬头望向他眉头紧蹙之下的那一双眼,韩文清此时也是一副力不从心不知无从下手的模样,看的叶修好生心疼,明明与他无关,又怎么能把他卷进这场权利与资本的刀枪混战中?

  他本该纵马黄沙,长歌月下,快意天涯,又何苦跑到这不属于他的世界里,跟着自己受着无妄之灾。

  韩文清似看透他心中所想,却是他对叶修可以说有十足的了解,“你休要说与我无关的话,本就因我而起,既非怕事,又何有撇清干系之言。况且,你我,还需分个明白吗?”

  叶修笑笑,被他这一番话给怼了回去,无奈之下他轻轻拍了拍韩文清将他紧紧握住的手,“虽然现在一时是没什么好办法,不过我会尽力的,方法总是会有的。”

  没等韩文清应声,叶修紧接着带着笑意补了一句,“毕竟我也不能让人平白往你床上塞人啊,老韩你的清白就交给我吧。”

  韩文清刚以为他正经两句,就因为着不着调的话而白了他一眼。

  没成想叶修逗他逗上了瘾,他从办公椅上站起来,面对比他高了几寸的韩文清,双手直接捏上了他的脸“别那么严肃吗,笑一个笑一个。”

  韩文清的嘴角被他强行推上去,此时表情扭曲还不忘狠狠瞪他一眼,此时画风太清奇叶修直接笑的停不下来,韩文清轻轻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才让他作罢,老老实实地坐回椅子上去,开始着手工作。韩文清看他此时认真投入了工作,也就不再打扰他,反倒打开另一台电脑看起来整个公司的制度和流程,着重又调出叶修那一份签约文件来反反复复看了几遍。

  过程中他偷偷去看了叶修的侧脸,对方抿着嘴此时一副认真工作不苟言笑的表情,韩文清遂把心中的心思放下。

  其实他来找他,是告诉他,迫不得已他可以放弃《大漠孤烟》,放弃他的。以叶修的资质足以在任何一家漫画公司立住脚跟。自己本就是他的东西,只要对叶修好,又有什么所谓的。

  不过他看着叶修此时有一副燃起斗志的样子,韩文清沉吟了一下,决定还是再等等吧,等到事态坏到不能再坏的时候,再劝他吧。

  因为无论自己怎样,他都希望叶修,能够幸福啊。

  哪怕他消失掉也无所谓啊。

tbc。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