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全职韩叶 大漠逢秋 HE part1

这里云湮。励志努力产粮食成为太太>3_

这篇文原著续写向,背景定为世界邀请赛后,第十一赛季。前半部分韩叶主线,后面全员向,各种我吃的cp都会发糖,但只是一丢丢而已啦o>_
所以正文来了,张嘴吃糖
﹉﹉﹉﹉﹉﹉﹉﹉﹉﹉﹉
PART1
QQ
大漠孤烟:我在H市,出来见面。
君莫笑:哟,来H市干嘛?不怕我粉丝砸死你,还是你gcjhdnwns
大漠孤烟:叶修?
大漠孤烟:叶修?
大漠孤烟:怎么了?
……
君莫笑:韩队我是方锐,叶修刚才突然昏倒了,有点发烧,苏队已经扶他进屋了。
韩文清刚下飞机看了这条消息眉头一皱,把手机放回兜里,叫了辆出租。
“去兴欣俱乐部。”韩文清半倚着车窗,骂了一句“混蛋!”,司机刚好从后视镜里看到那瞬间黑下去的脸,连忙移开目光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钱包交出去。
二十分钟后,方锐领着韩文清到上林苑,“叶修在里面,已经吃上药了,刚睡下。”
韩文清推开门,看到叶修盖着被子躺在床上,额头上搭着一条凉毛巾。床边乔一帆正看着体温计,见他进来,吃了一惊,“嗯?韩队好。我先出去了,前辈醒了的话,要喝水!”
韩文清板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脸点了点头,听见身后门锁旋上的声音,韩文清才走到叶修身边坐下,掀开毛巾抬手试了试他额头上的温度,烫得吓人。韩文清又拿起床边垂着的那只修长的手,又有些冰冷得不似人的体温。
韩文清看着这个走到哪里都掀起一片血雨腥风的男人,从第十区,到神之领域,到联盟竞赛,到世界邀请赛,这个人不断地做到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代价却是自己的职业寿命和身体健康。
来的时候他问了一下方锐从苏黎士回来以后叶修的身体一直不好,这个月已经发烧第二次了。
显而易见,现在躺在床上这个人脸上已经消瘦了许多,曾经的一点虚胖都被消磨干净了,眼下刻着深深的黑影,脸色苍白,脖子上却还泛着病态的潮红,呼吸沉重而炙热。
韩文清叹了口气,牵起叶修的手,捏着抻着,仔仔细细地帮这个十年宿敌做起手操,这种事两人私下里也常做,有时韩文清会故意弄疼对方,看着他叫疼骂他但下次还依然会把手交到他手上。
这样想着韩文清不自觉地就捏重了一下,然后叶修的手指好像突然动了一下,立即停下动作并握住了他的手,叶修皱着眉头神色痛苦,但还没有苏醒的迹象。该换毛巾了吧,这样想着便要起身,他抽手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一股力量拉住了他,韩文清诧异地回过头,叶修没有醒,只不过他那双修长的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眉头紧皱,睫毛微颤。
“老韩,韩文清……”
韩文清脸色柔和下来,又有点怪异,那么嘲讽的一个人,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也会这么脆弱,说出这么服软的话吗。做噩梦了吗。
他坐下来重新牵起他的手,俯在他耳边“我在,叶修,我一直都会在。”看见对方嘴角挑起笑,韩文清松了口气,没注意到叶修嘴角微颤,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那句话却没说出声
“韩文清,我喜欢你。”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