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全职韩叶】脑洞!韩叶脑洞! 嗜血

看题目就知道是奇怪设定~>_<~

老叶生日加了个tag来凑十万!
放假那天的一个脑洞,自己就写出来了,一本满足。你们看看如何
吸血鬼paro
“嘶!啊……韩文清……”
叶修整个人几乎跌坐在地上,他的后背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贴上冰冷的墙面,而身前一个充满熟悉气息的强壮身躯紧紧地贴过来,一双手带着似要将他烫伤的温度死死扳住他的肩膀和脖子,然后那人以无法躲避的速度和不容反抗的力度侵袭过来,近乎粗暴野蛮地咬上了他的脖子。
他敏锐的神经清晰的感觉到那一对饥渴的尖牙是如何刺进皮肤撕裂血管的。
这感觉太糟了。
他是一个鬼。吸血鬼。有着极速的治愈能力,和异于常人的感官体质,生来就是为了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况且他还是全天下吸血鬼里最顶尖的一个。
好吧。是曾经是,可是就算他刚被老东家一脚踹了,最趁手的武器却邪和最忠心英勇的猎鹰一叶都易了主,就算他现在无组织无后援,连武器都是从一个叫兴欣的墓地里顺了把纯银匕首。
  但他也不能这样,任凭另一个嗜血状态的吸血鬼咬着脖子吸血。就算是被誉为嗜血起来最杀气惊人的韩文清,也不行。
  他浑身上下沸腾活跃的血液都一股脑地向那个温热的伤口涌去,那里仿佛有一个无底洞正在吞噬着他,力量也一点点流失,这对于一个终岁游走在死亡边缘上以血液为食的吸血鬼来说,非常不妙。
他下意识全身肌肉绷紧得像要蹦断的弦蓄势待发,双手紧紧勒住韩文清健壮的腰腹好想溺水者抓住最后一根浮木。他的本能告诉他,他应该抓起身边能拿到的一切足以致其死命的武器用尽力气狠狠地捅进对方的心脏里,贯穿。
但是他体内属于叶修的部分却把所有不甘叫嚣的本能强硬地全部压制下去。他甚至用力挺起腰扬起头把自己的那一处细嫩往对方嘴里送了送,方便他更加地深入,汲取,他自己则死死咬着下唇努力不发出任何令人感觉到羞耻的声音。
只是因为这是韩文清。
但在韩文清汩汩地吸了好一会还没有要停的意思的时候叶修忍不住开口提醒“还没好吗……老韩?”
“再,一点就好……”韩文清依旧不放过那一块嫩肉和涌动的血管,就在他说话的功夫一小缕属于叶修的血液从他嘴角漏出来顺着叶修白皙的肩头向下流淌。
韩文清仍不知足,下颌一个发力又把牙齿送地深了些,他只是觉得体内又某种欲望驱使着自己,更加剧烈地吸食吞噬,香甜的,带着他独特气味的血液,让眼前的这个人,只属于自己。
“啊!——太,深了。轻,轻点。”再度加剧的失血速度和剧烈痛楚让叶修终于忍不住开口叫出来,韩文清这种行为已经超乎本能的界限了,他甚至腾出一只手来拽着韩文清微短的头发试图把对方拽离,然而发觉这是徒劳之后,为了保证今夜自己还有命回的去,叶修蓄起最后的力气,单手攥起拳头狠狠地给了对方腹部来了一个冲拳。
韩文清显然没有料到,他闷哼一声,咳着从叶修脖子上离开直起身,眼瞳变换从嗜血状态退出来,抬手擦了擦嘴角的一缕血液,“我的错。今天有点过了。”
叶修靠着墙喘着粗气胸口起伏,给了他一个眼刀“要不是哥给你来一下,你非得今天在这把我吸干了不行。是不是你让张新杰给素食素得太久了。”
“是素食太久了。”韩文清抬手盘上叶修的腰,不带吸血欲望却色情地舔了一下叶修暴露的锁骨。
“你!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警告你韩文清我这正被你整的负buff加满,你别再来。”叶修抬手推住对方肩膀禁止事态进一步发展。
韩文清扬起头看着他,刚刚吸了血的他眼瞳里微微闪烁着血光,配上一张杀气邪魅的脸显得神采奕奕,他跳动着仍沾着叶修血液的双唇“如果我说我非要呢?”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