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韩叶深夜六十分 照顾醉鬼的正确方式 正月初一

懒得起题目……就这样吧*^_^*

这里云先生,第一次在六十分投稿,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哈

——————————

@韩叶深夜60分钟

正月初一

照顾一个醉鬼的正确方式

ps 感觉老叶这个没节操的成醉鬼,大家看得都不少了,来写一写醉鬼老韩吧。

“队长。你喝多了。”张新杰推推眼镜,担心地看过来。

今天韩文清不知道怎么的,从全明星回来就突然开始喝酒,喝得特别凶,原本那个气场掺了酒气没几个人敢上前了,而且就算关系好的几个去劝,谁也劝不住。霸图队长今天就以醉死当场的尽头一瓶接一瓶,那酒瓶子就摆了得有一地,宿舍里满屋子都是酒气。开始大家担心在宿舍门口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后来韩文清急了吼了直接一句:“瞎看什么看!”

然后没人敢围着看了,更别说插嘴劝了。

最后只剩下张新杰这位副队长还敢在这了。“队长?我叫你家里人接你回去。”

“不用。”也许是酒劲上头,韩文清抬手扶着额头。“找叶修。他认识我家。”撑着说完这句话,韩文清终于撑不住一歪头靠到墙上,不想再说话。

于是十分钟后,叶修风风火火地一路小跑颠着步跑上了霸图宿舍二楼,还没进门那股子酒味就呛他一个踉跄。

他拧着眉头推开半掩的门,打开灯,看着那个窝在床上的人因为强光的照射而眯了眯眼,一地的空酒瓶子,满脸的颓废相。

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走到窗边哗啦地拉开窗帘,打开窗子让新鲜空气把酒气冲一冲。

“走。起来。我送你回家。”叶修没好气地冲床上那位吼一句。蹲下拾起他没骨头似的胳膊往自己肩上一搭,揽住对方厚实的肩膀一靠,承担起对方大半体重,然后一咬牙架着那个醉鬼站起身来,中途被韩文清拽地他一个踉跄差点脚一別摔地上,还是使上全部力气勉勉强强撑了起来,肩膀掂了一掂,几乎是从牙缝了挤出一句:

“韩文清你别闹!真以为我愿意管你!好好走路。”

韩文清那个醉成一摊的脑袋好不容易听见了这句,最后从四肢里搜刮出一点力气,听话地稳了稳身子,叶修肩上的的重负顿时轻了一轻。

“好嘞。稳住了,咱回家。”叶修再次确定已经架稳了这个人,慢慢迈步往外走,韩文清也很听话地极力配合,但是撑不住酒劲一个劲往头上蹿,只觉得天地都倒了个。两个人就这样摇摇晃晃颤颤巍巍踉踉跄跄颠颠簸簸地走着。

也亏了韩文清家离霸图不远,扶着他走到门口,在那个人口袋里掏出了钥匙开了门,然后熟门熟路地找到卧室,把身上那摊烂泥扔到床上,拿了杯子泡了碗浓茶给那个人解酒。

光是在路上保持两个人的平衡就让叶修累出了一身汗,偏偏韩文清喝完了茶,拿那全是酒气的嗓子,凑到他耳边拿那已经不利落的舌头絮絮叨叨地说,开始叶修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后来听见了之后,叶修就直想刚才就应该把这个醉鬼扔大马路地上谁爱管谁管!

“叶…叶修,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特…特缺德啊……那蒋什么……哦对,蒋游,三天两头地跟我说……说什么队长,君莫笑又……又上线了,场面控制不住了,队长你快劝他收……收了神通吧……你看你这人……多招人烦……在职业圈里祸害了八年了…好不容易把你盼退役了…第十赛季又出来折腾……你说你退役了不老实在家啊……那什么传宗接代…跑出来干甚么……”

“我靠韩文清你认清楚形势,现在是你醉得不成样子我给你送回来,现在还没人有这个待遇被。还有你黄少天上身了,哔哔哔,哔哔么啊哔哔。说我招人烦,你看看你有多顺眼似的。大白天喝什么酒,你真把自己当千杯不醉了,况且你还是个职业选手,酒精对手的稳定和微操都大影响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老实交代,怎么的了,喝成这样。”

韩文清只觉得头上又重又疼,说话基本上也不过大脑了,不小心一下子全把底交代出去了“叶修……我发现我喜欢男人……”

叶修只觉得一下子被什么这句话击中了心口,有什么酸涩而甜蜜又缠绵苦涩地涨满胸口,但是他凭着一张摸爬滚打磨练出来的脸皮把他心里种种都掩盖得毫无破绽。脸上写满了大写的淡定。

“喜欢男人怎么了。现在社会都开放了,同性恋也很正常。况且咱联盟九成九都是汉子,不是弯的最后日久生情耳濡目染也弯了。”

“是……叶修你告诉我……你是不是……”韩文清突然来了精神,直起身来揪着叶修的领子,问道。

“哎哎哎,韩文清你给我放开,动什么手啊。你干什么?”叶修往后缩了缩,双手扒着韩文清的手,但是对方一双手不知道哪来的劲死死地纠着叶修那两片领口衣料。

“我耍酒疯。”韩文清一脸的你能奈我何的表情,突然一勾嘴,腰上一使劲把催不胜防的叶修一下子推到在床上,手勾上对方的下巴。

“刷酒疯你还有脸是吧。”叶修被对方弄地苦笑不得,但出奇的是,被韩文清这样,他并不讨厌。看对方得不到答案而失去耐心黑下来的脸,叶修笑了笑举双手作投降状。

“好好好,我是。我是还不行吗?”

“是……是就好。就算不是,你也得是……”韩文清又把脸向下逼了几分,两个人的鼻尖都快碰到一起了。

“韩文清你什么意思……”叶修沉下声来问道。

“意思就是,叶修……我……嗯……”最后是叶修看他酒后颇显可爱的认真表情,玩味地一抬脸吻上韩文清的嘴唇,打断了他的告白。

然后韩文清在片刻惊异之后很快地回应,仗着酒精的劲,他捏着叶修的脸颊,用力地探进叶修的口腔,风卷残云地扫过齿关,深入口腔如风暴席卷,深深舔舐着每一寸香甜……

“嗯……唔嗯……韩文清……你……”

所以叶修no zuo no die ,自己点的火自己负责。

【之后省略一万字。】【之后干了个爽】

【所以照顾醉鬼的正确方式,已经很明白了。】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