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韩叶】大漠逢秋 part17

喵←_←考试考糊了,不开心←_←

part17
挂了电话,叶修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经由刚才韩文清的按摩腰部已经那么使不上劲了,他懒懒散散地穿好衣服,圾着拖鞋顶着乱哄哄的一头毛,打着哈气眯缝着眼推门走出房间。
韩文清已经坐在餐桌旁等他了,见他出来往旁边座位一努嘴示意他坐下。桌上是腾着热气的早餐。两碗牛奶,刚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纯白的液面上还飘着一层奶皮,随着液体的晃动而显出褶皱,薄得一戳就破。还有两碗蒸鸡蛋糕,水嫩嫩的浅黄色散发着诱人的清香,饱满而盈着水汽,上面又淋了几滴香油,勾了一勺酱油,撒了少许鲜绿的小葱末。还有一小碟花生米,棕红透明的脆皮裂开露出些许黄澄澄的内里,又被捻了少许盐粒晶莹剔透,叶修一瞬间食欲大开,二话不说坐在餐桌上开始吃。
解决掉最后一口早餐,抬手抹了把嘴角的奶渍,叶修往椅背上一靠,看着对面以西北汉子喝打灯的气势喝牛奶的韩文清,开口问道
“老韩你今天没训练?这都几点了你是要急死张新杰啊。”
韩文清哐地撂下碗,把筷子往碗上一搭。“今天周日。”一句话把叶修噎了回去。
“下个赛季你有什么打算?”韩文清抱着手往椅背上一靠,抬头盯着对面那个懒懒散散到没骨头的人。
“这句话我还打算问你呢,拳皇大大。”叶修把碗一推往餐桌上一趴,仰脸看他,嘴角扬着笑。“霸图有没有决心拿这个冠军?还是说某人也准备退役了?”
韩文清正视那张不正经的脸:“冠军?那还用说,霸图的目标从来没变过。退役?我可不像你那么怂。”
“好好好,我怂我也是四冠在手。”叶修面不改色地垃圾话回敬,眼神里渐渐绽出不寻常的光彩“既然霸图有此决心,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韩文清一挑眉:“你什么意思?”
叶修起身头也不回地说:“字面意思。”韩文清皱着眉头刚想起身追问,那人就悠悠达达地说完了下半句:
“这一次,我定全力助你,夺一个冠军。”
叶修难得一改懒散模样,背身挺得笔直,正回过头来,嘴角扬起熟悉的强大而自信的笑,眼里不再有倦怠和无所谓,仿佛一块黑曜石折射出夺目的光彩,眼底深处似有火苗燃起。
韩文清认得这个笑,孙哲平林敬言也见过这个模样,联盟一二三期的人对这个模样狠得牙痒痒,却不得不钦佩,俯首称臣。
因为,那是,斗神的荣光。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