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韩叶】大漠逢秋 part24

突然好想勾搭一个画手ˊ_>ˋ
感觉写手就像一帮子单身的哨兵们,画手就是珍贵的向导,吾等只能看着那一堆未结合的向导咬手绢(☆_☆)

part24 

 于是他慢慢放开了那人的衣襟,慢慢挣脱出了已不是坚硬桎梏的怀抱,低头不说话。而那个人脸上的郁结已经尽数消散,只一双眼温沉溺,尽力掩饰还是流露出几分请求的意味。

 最后的底线,让韩文清把“我求求你……”这样的话咬在牙关里,他说不出口。 叶修慢慢直起腰,正视那双明亮的眼,脸上看不出表情,风轻云淡,但心里忐忑不亚于翻江倒海。

  ——现在这个人,和你一样骄傲而独立的人,不惜以自己为筹码,放下尊严求你。你要怎么办…… 这是他第一次内心本身的坚定,因为某一个人出现了裂缝,并愈演愈烈大有倾颓之势 

 ——这个人还是他十年对手,此刻恋人,未来伴侣…… 

 良久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喃喃一句“真是败给你了。”

 注意到那人的怅然脸色倾刻间涣然冰释时微微起轻笑。 他上前,抬手攀上并揽住那人脖颈,用力凑上那人耳畔,运气十足,说的四平八稳: “韩文清,你原来这么在乎我啊。” 然而对方没有想象中的拘促或是羞恼或者是作为掩饰黑脸威慑,调戏的效果被对方百分之百miss掉了。于是叶修撅了撅嘴,内心吐槽了一下老对手的直来直去毫不掩饰。

  “你也太小瞧哥了,不就是烟吗,说戒就戒。用不着大驾你来求我。” 

——内心的动摇算什么,身外之物的欲望算什么。 为了你,纵使属于我的全世界都崩塌重来,我心甘情愿。 韩文清十分配合地扶住叶修的腰,单手扣住他的后脑,让对方把头轻轻易在自己的肩头,嘴角挑起抑制不住的笑“说好了,叶修。就从今天开始吧。” 

——你要活得长久,因为一辈子的时间才够我们纠缠不休。 

 叶修轻轻闭上眼,细微地嗯了一声。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话,静静拥抱着,享受那种怀中安稳,拥有彼此的感觉,再不用担心什么了。他们第一次觉得彼此在一起无比的真实,终于确定从前的一切不会是自己的黄粱一梦。

  因为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什么再能把他们分开了。 

 良久韩文清松开叶修,伸手从兜里拿出了什么,顺手往叶修嘴里一戳,叶修不解地眨了眨眼,无来由的信任让他顺从地叼住了那个物什,无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与某种东西如出一辙,让他瞬间有一种满足感,略微有点诡异的是,这个甜味是怎么回事?他舌头十分熟练地把那个细棒一样的东西调整到自己自己最熟练的地方和角度,下一个反应就是深细一口气,但是没有烟雾滚滚填满口腔。 

 于是他挑眉盯着那个白色的细棍,“什么玩意?” 韩文清继续从口袋里拿出一整包细棒,“给你戒烟用的。”见叶修不解,他微笑着补充到“网上买的,戒烟糖。”

  叶修瞬间脑海里瞬间又一种你妹上当了,亏本买卖赔大发了的警钟叮当叮当的亮起来,合着这货早就在盘算着算计自己了!刚才是不是都是忽悠我的!哥堂堂战术大师疏忽一时被你给忽悠了。于是他一下翻了脸从韩文清怀里挣出来,撅着嘴用自以为最凶狠最有威慑力的表情给了对方一记狠瞪,“靠,你早寻思着算计我了事吧。” 

 在看到到地方脸上一个瞬间让气场崩坏没忍住的蓄谋依旧的笑容,他几乎是磨着后槽牙挤出来几个字:“韩,文,清!” 韩文清看他那个样子也觉得好笑,口气松了松说“没骗你,家里确实是有个亲戚去世了,不过是脑血栓。” 叶修眼一瞪直接要炸毛的时候,韩文清字正腔圆地吐字“后面说的和你相好都是真的。”   

 不得不说韩文清大大这一记直球打的漂亮,饶是以叶修的无节操也一下子老脸一红瘪了回去。 这时候偏偏韩文清还伸过手来拾起叶修垂在身侧的那只手,灵活的手指一番拨动就与微微闹别扭的叶修十指相交,然后深深握紧直至指根相触,并用力扣住他的手背,叶修微微一调整,两个人的手就完美地贴和交错在一起,一丝缝隙也没有留。 

 光光是十指相扣,胸腔里就有什么蠢蠢欲动。 叶修扭过脸,但还是让韩文清看到了他通红的耳尖。于是拳皇大大一笑,凑过去在那处啄了一个吻。 然后叶修觉得自己的脸烫已经可以在上面煎鸡蛋摊饼煮开水了。   

 然而越被韩文清吃准脾气,叶修就越不服憋气,毕竟两个人以前在荣耀上一直是他赢面大,现在在感情上任对方掌握主动权地调戏。于是,叶神的复仇来了。 

 叶修就一直握着手牵着韩文清打着考察霸图工作情况的旗号以一种极度闪吓人眼的方式把霸图上到经理层下到公会部技术部门卫大叔食堂大妈全溜达问候了一圈,把“韩队被我吃定了,等着喝喜酒把”这样的信息暗示性地传了个遍,试图从这个人脸上找到那么一点羞恼,最后以失败告终,那人好像要跟他奉陪到底也失去了下限。

 唯一的作用是刷新了一干霸图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最后他忍无可忍地从韩文清兜里摸出那张账号卡,插卡登录,直接上世界频道里,喊的话让站在一旁寻思着这货还能玩出什么花样的韩文清瞬间爆了手速把叶修从那个键盘边拽开,然而叶修灿烂的笑容告诉他已经晚了。 

 世界频道:

大漠孤烟:谁说大漠孤烟直? 大漠孤烟弯! 大漠孤烟弯! 大漠孤烟弯! ……

 原本热火朝天的世界频道 一片寂静…… 

 第一眼是去看那个喊话的id没带什么奇怪的字符,还带着联盟认证的官方职业账号标签。 第二眼就算是最老牌的玩家也考虑了三秒。大漠孤烟的操作者是韩文清吗,是不是黄少天是不是张佳乐,是不是方锐?哦,是那个韩文清。 第三眼。弯?哪个弯?什么弯?卧槽!是那个弯吗?! 

 然后五秒过去后,荣耀神之领域,炸了! 

韩文清看到那一瞬间如同雪崩一般的白花花的一片消息哄流呼啸着涌出的时候做了三个动作。 伤神扶额。扭头瞪眼。 最后掏出手机: “喂,是新闻公关部吗……” 那一天,霸图原本风平浪静气定神闲的公关部全体人员集体加班彻夜未眠…… 一切的罪魁祸首始作俑者,安居在霸图队长怀里,笑的像只狐狸。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