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韩叶】大漠逢秋 part36

双花线大概在这章就结束了,这大概就是我心中原著向的双花,从原著他们两个人的表现来看,肯定有着一些什么超乎了搭档默契的情愫,但孙哲平不点破,张佳乐更不会说,因为就算知道自己和对方都有意思,但白衣苍狗一切都是过去了,再渴望,他们没有重新回到过去的理由和勇气,并且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有太多东西,他们都有各自的荣耀。

part36
孙哲平跟楼冠宁要了一间空房间借用把张佳乐安顿进去, 离开时轻轻带上了门,微微一笑。
自己曾经那么渴望的人,现在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那么近,曾经年少怦然心动,现在他却已经能理智地对方轻轻推开了。
“晚安,好好睡一会,明天我送你去飞机场。”孙哲平轻轻敲了敲门,冲里面说。
“好。你也去睡吧。”里面张佳乐应到。
张佳乐很快收拾好自己,上床准备睡觉。躺上床的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已经有浓浓的倦意从骨子里漫上来。觉得有点惊诧,他已经很久没有,在比赛之后,可以安然睡去了。以往那种比赛时热血沸腾的感觉会让他在一整个夜晚辗转难眠,脑内无数次回放这次比赛,总结得失。这种情况,好像从第五赛季就开始了,一个人回忆整场比赛,自己到底在哪里,还能做得更好,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误?自己离最终的荣耀,到底还差多少步?
但是今天,他终于可以,在又一次持续到深夜的比赛后,甚至在对手的俱乐部内,感受到那种久违的倦意困觉。
只是觉得,很安心,很放松。觉得自己只要一直努力下去的话,想要的,就一定能得到。
自己已经多久,没有拥有过这种天真幼稚的念头了。因为命运的坎坷已经快把他所有的耀眼都磨灭了。
但是看到那个人,那个人不复当初风光,还依旧奋战在联盟的前线。那个人好像一直没有改变过,那种对赛场始终的热爱,赌上一切换一个胜负结局的决心。
无论是怎样疲惫沮丧的自己,看甚至是有伤在手的他还一如当初的模样。自己现在经历的这些,还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呢,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怨天尤人呢……
张佳乐微微冲着虚空里弯弯一笑,窗外的月光映在他眼里,绽放着崭新的光芒。
最后,他还是一扭头拽下辫绳,安然合上眼。
张佳乐睡得舒服,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孙哲平在叫他起床的第十四次时忍无可忍冲进屋里把他掀起来,和包裹一起扛着塞进自己车里,然后一路飙车到机场。
“叶修?”孙哲平开着车把张佳乐送到机场,墨镜都没摘,用手勾着墨镜顺着鼻梁往下一拖抬眼越过墨镜边缘就瞅着一个霸图的编外人员。
“哟。老孙早啊。”叶修抬手把烟糖取下来轻轻挥了一下,却也没多说些什么。
他不多说孙哲平也不多问,只是冲着张佳乐一努嘴让对方下车,自己则下车去后座去取张佳乐的行李。
“好好回去打你的荣耀。”孙哲平把行李沉甸甸地往张佳乐手里一掂,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你也是。加油。”张佳乐结实地握住了对方的手,胳膊一使劲,两个人肩头用力相撞。仿佛他们还是当年,意气风发。
就此别过。
看着张佳乐小跑着跟上来,叶修背着行李追上前面那个坚实的背影,叼着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的烟糖,研磨了许久才开口:
“呼啸,之后是微草……”
是霸图之后的赛程,他没有多说什么,但韩文清已然明了,“王杰希吗?”
叶修撅着嘴杵了一下韩文清“老韩,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一下子点破也挺没情趣的。”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幼稚。难道要我装着?”
“你愿意也可以啊。不然咱俩哪天就直逼周泽楷和江波涛了。五个字以内解决一切问题啊。你想那多无聊啊? 想找个人聊天都没有”叶修抄着手抱怨道。
“你要聊天,我也可以陪你。”韩文清腾出一只手来,伸过去捏了捏叶修的手掌。“我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听着你唠唠叨叨。”
“呵。好啊。”叶修只觉得好笑,一把握住对方。 “只是。那还是韩文清吗?”
“那又有什么关系。”韩文清扭头去看他,坚定不移。
“真是拿你没辙了。”叶修耸耸肩,想拎起自己的包裹去过安检,没想到韩文清已经抢先一步把两个人的一起放上了安检台。
叶修再次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韩文清这个人啊,又霸道蛮横不讲理,控制欲占有欲超强,特别容易吃醋吧,还一点情趣都没有。
想来想去,愣是想不出这个人到底是哪一点吸引自己。
可是偏偏自己就喜欢,还喜欢了这么多年。
飞机起飞了,载着霸图的大家回家,因为联盟接下来的征程,还是充满坎坷凶险的。

飞机嗡鸣着划过天空,划过一条白痕,渐渐消散。蓝天之下,孙哲平就这样站在那里,抬头仰望。
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跟张佳乐聊过的,那个霸图新人的事。
“算上邹远,这也是我带出的第二个了吧。联盟以后,不会少了繁花的。”
“都不错,想你。”
“那你呢,没想着带出个新人吗?你们那个楼冠宁不是狂剑吗?”
“呵,没遇到合适的而已。他的技术体系都成熟了,容不得我插手了。”
“只是觉得可惜了的。其实我说句实话,你的技术还是比我好上那么一点点的。”
“那都是当初了。现在…都是扯淡了。”
“真不考虑带一个出来?”
“再说吧,上次我点了百花于锋那小子一句,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
“你也别端着了,作为老将要多为联盟多做贡献嘛。你说一句顶个屁用啊,我看你还是多关照关照他。”
“你不至于对百花上心成这样吧?”
“不光是为百花。反正咱俩是没机会了,我在想能不能在联盟再凑一对,繁花血景出来……”
“……你觉得呢?”
“呵呵,不准行吧。毕竟……”
——毕竟我那时候不止把你当搭档。
这是张佳乐和孙哲平不约而同的心理话。
但是孙哲平依旧有一点不甘。因为乐子带出这一个来,也算真正在霸图扎下根了。自己呢?
自己的打法就这么在联盟消逝了吗?自己在走上赛场,退役,复出,不可避免地再退役,最后还是在联盟里什么都没有留下吗?
他不甘心。
他不信。
最后,他还是拿起了手机,踌躇地拨起了那个号码。

“邹远。”于锋把手机塞回兜里,走进训练室看向那个正做着训练的少年。
“怎么了,于锋?”邹远此刻容不得分神,眼睛没有离开屏幕,开口应道。
“刚才孙哲平前辈给我来电话了。”于锋走到他旁边的位置上。
邹远一下子愣住,角色没控制好走位就错了触发陷阱被打掉一半血。但他无暇顾及,他索性就把鼠标一扔推桌子站起来,看着于锋“他和你,说什么了?”
于锋看他这个样子笑了笑“他说,愿意和咱俩打几次指导赛。”
这个消息看起来没什么内涵,只不过是正常的前辈指导罢了。但是邹远却因为这个消息渐渐笑得合不拢嘴。
“真的吗?!孙哲平前辈他答应了!哟吼!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用不用我马上去开房间?”
于锋看着高兴地像个孩子一样的邹远苦笑不得,不,他好像就是个孩子。他同样站起来借着身高优势一把摁住他脑袋,注意是用摁的,用力把邹远狠狠地按到座位上冲着屏幕。
“他说明天,现在不着急。别太高兴了,先把你的走位训练做完它。不然明天孙哲平看见你百花式打成这个熊样,以他的脾气还骂你一顿。”
“好好好。明天我一定好好表现。”邹远又元气满满地扎进训练程序里了。
于锋看着旁边的少年,轻轻笑了笑。
——还真是孩子啊。幼稚得很。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