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韩叶】老韩你到底喝了多少斤牛奶?!

现在开始辛勤地写点文了!这篇早说好要给芥末酱的幼驯染梗!!
看标题就是一个老韩通过不可说的方式长高然后攻了老叶的故事。校园paro通过这一篇找找我那早已失去的青春~
夏天已经到了尾巴,骄阳炙烤的威力还未有所削减,但这无法阻挡省实验高中部校园里热火朝天的气氛,甚至拉在校门口的“欢迎新高一入学!”的红条幅都仿佛要给这炎热的天气再添上一把火。
在新生入校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叶修头上扣着一顶棒球帽,一身号码略大的校服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挽着裤脚和袖口,他低头看着手里进校园时被塞进的地图,对着那一张地图看了许久,叶修发现自己中考之后在家宅了一个暑假的结果就是,他现在——找不着北了!
他垂死挣扎了一下之后自暴自弃地把手里的宣传册地图折了起来皱着眉头把它当扇子扇,现在校园里四处都是报道的新生,找个人问问路吧。
“叶修?”
听见后面有人叫他名字,他满心欢喜地转过身,但在回头的那一刹,一个半满的矿泉水瓶狠狠地砸中了他的脑袋,弹到了地上。
他揉着鼻子蹬过去,在看到一个略比他高的身影单手还保持着投掷的动作时,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舌头打了个弯,把到嘴边的垃圾话生生改成了一个名字
“韩文清?”
那个人移步到自己跟前,叶修心里还来不及胀满种种五味杂陈的情绪,他已经在校园里毫无形象地哀嚎
“说实话,你初中三年到底喝了多少斤牛奶?!”
然后他看见那人脸跟小时候如出一辙地黑成了锅底。

叶修和韩文清因为家住的近,划分学区的时候就上了同一所小学,非常不幸还是同班。叶修可能是因为小的时候什么都能通过抢自己弟弟的吃到双份,所以发育得比同龄人早一点,于是就比韩文清高上那么一点。
他就凭这个撩,啊不是嘲笑了韩文清整整六年小学。
“叶修!!!”刚刚午休结束的班级传来一声怒吼,直把一帮子睡眼惺忪的小学生震地打了个激灵。
要问谁有这么大威力,非九班韩文清莫属了。
要问谁有这么大胆子去惹乎这一位,非同班叶修莫属了。
这两个人小打小闹你追我赶在这所小学的校园里已经成为了一道日常风景线。
比如——
韩文清发现自己失踪的铅笔盒出现在了高高挂在电风扇扇叶上,于是第二天叶修的红领巾被拴在天花板上……以此类推十天之后这个事件以叶修把韩文清的书包挂在学校门口国旗杆顶上而正式告终,哦不,是以韩文清把叶修打了一顿正式告终。
或者——
在全校体检之后叶修趁其不备抢过了对方的体检表,飞快地掠过了身高那一栏之后喊道“韩文清我以为你只比我矮两厘米没想到是五厘米,枉费我对你的期望!”还煞有介事地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然后被浑身黑气缭绕的韩文清扑到灌木丛里两个人扭打成一团。
以及……
“老师板书写得太高了,韩文清同学够不到的。”
“老师,让韩文清演七个小矮人吧,他一个就顶七个矮,划算!”
“小韩同学,真为你愁心,长的矮的男生以后可讨不到老婆!”
韩文清只要听见那个人说话,条件反射地怒气值爆表,额头爆出十字路口,随手抓起自己手边一切有杀伤力的东西往叶修脸上扔并且百发百中,绝无失手,然后在旁观者惊恐的眼神中冲上去揪着被砸得七荤八素的叶修的后领子拎起来,冲他喊道
“我讨老婆跟你有个毛关系!”
然后两个人总要在地上在课桌上在花丛里……进行小学生重量级的摔跤柔道近身肉搏。
每次两个人都掐得不轻,但是下次、下下次、一次次,叶修好像忘了上次打得多惨一样,依旧去撩那小老虎的须子。除了他以外也没人有这个胆了。
于是叶修就仗着他和韩文清那两厘米还是五厘米的身高差,整个小学生涯都有在嘲笑韩文清、被他揍、揍回去、继续嘲笑韩文清的日常中度过。
女生之间甚至有了,九班的韩文清和叶修看起来关系很好的传言,虽然经当事人回应那全是胡扯。
万幸也好不幸也好,叶修和韩文清考上了不同的初中结果三年都没再见面,本来以为一辈子这样过去那个欠扁的人也不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韩文清在他高中的新生入校的那一天,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了,自己说是记仇也好,怀念也好,在心里装了三年的那个人。
他几乎以为是自己眼花。但在叫了他名字,那人回过头来的时候,韩文清熟练地把手里的水瓶扔到了他脸上,嗯,三年没干这号事手也没生,看着他捂着鼻子的表情心情大好,尽管很快又黑了下去。
谁靠喝牛奶长高?他这是自然发育好吗!
叶修在嗷嚎了那一嗓子之后,心中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韩文清和他在一个高中。天哪高中三年都要和这个家伙天天见面了吗?该死他为什么因为这个突然开心起来了。
就算是自己从小性取向弯得不成样子,就算是眼前这家伙是自己初恋单恋加暗恋对象,就算自己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觉得这个人还挺逗于是一发不可收拾……但是
三年都过去了,如果对方也存有想法,怎么可能一直不联系?!
叶修就算脑子里惊起惊涛骇浪,脸上也没有显露分毫 “小……老韩同志三年过去了你乱扔东西的毛病怎么还没改啊,还扔这么准,还这么疼!”
“多谢夸奖。”叶修看韩文清心情也不错,连眉梢嘴角都抑制不住地扬起来,这家伙见了我也这么,高兴吗?
他还没反应过来,韩文清就已经拽着他的胳膊,连跑两步脱离了新生入校的人流,身子一侧,拐进了一条相对安静的走廊里。
“老韩?你想干……”叶修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韩文清掐着手腕按到了墙上,韩文清手劲大得惊人,掐得他捏不住手中那页地图,啪嗒掉在地上。
“疼…”叶修抗议道。没想到韩文清一点没松劲,反而欺身压过来,另一只手臂也支在墙上把叶修圈着。
身高优势了不起啊。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是因为什么嘲笑了人家小学六年的叶修看着那张居高临下的脸和支在自己颈边墙上的手,突然想起来那帮小女生把这个叫壁咚吧……
并不明白这个词什么意思,但看电影里这个姿势……韩文清不是要揍我吧?我招他惹他了?!
韩文清这个时候俯下身来,配合着脑内想象场景和眼前这张长开了就想黑手党头目的脸,叶修就觉得自己像是那个被缴械的小警察!
叶修…少看点香港警匪片吧。
他剧烈地反抗了一下,结果韩文清眉头拧着,脸一黑捏着他的手腕的力道加大,直捏得他胳膊都麻了,看到儿时玩伴额头上爆起熟悉的十字路口,叶修一惊,完了,这是真动怒了!
他干脆任对方限制着行动,整个身子都贴上了墙壁,把脸扭到一边,闭上眼,期望别太疼了。
现实却是,有一个炽热绵软的落在自己唇角,肉感极好地蹭了一下,一触即走。
他是…吻了自己吗……
他惊讶地睁开眼,看到的是韩文清逼到咫尺的脸,那一对唇瓣此时跳动着,说出的话语几乎让叶修觉得自己耳朵坏掉了。
“叶修,我喜欢你。”
他他他他认真的吗?!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脑袋里被这两句话以弹幕形式刷屏的同时,带着诡异笑容的叶修伸出手去,摸上了韩文清那张脸,动作温和轻柔,然后下一秒,狠狠地捏了下去。
听着韩文清吃痛闷哼出声,叶修放下心来“是本人啊,我还以为你被奇怪的东西附体了。”
叶修…把脑洞收一收吧。
感觉到被戏弄的韩文清刚刚气急败坏地想问他的答复,却突然被叶修揪住了领口向下一拽,叶修顺势凑到了韩文清颈边,在他耳边说
“什么时候喜欢哥的?”尽管他尽力抑制着,但是尾音还是抑制不住地上扬起来,透露着主人的愉快。
“小学。”韩文清被人揪着领子,老老实实地回答。
“真巧,”叶修放开他,已经不受禁锢的手按上他胸膛,仰头一笑。
“我也是。不论是喜欢你,还是从小学开始。”
能在同一时间喜欢上彼此,真的太幸运了,因为谁也不必纠结惆怅,谁也没有吃苦受罪,他们一同,成为彼此的幸福,虽说迟了点。
“初中三年为什么没联系?”
“你呢?为什么没联系?”
“我!……我不是搬家了吗!”
“说得好像跟我有你联系方式一样!”
……
走廊里两个人的未来从此如丝线捆绑在一起,但外面校园里的川流不息的人群也依旧忙着奔向各自的新起点,在那张贴着所有人高中三年归宿的纸上清楚地写着
“高一十二班
1201 叶修 1202韩文清
……
end.

评论(7)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