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摊宣!大家来玩啊

夜寒静:

欢迎大家来玩(´▽`)ノ♪

悄摸py小队:

🎉我们不失py风范的摊宣出来啦🎉

摊位名:【悄摸py小队】

摊位号:【H0-H1】

P1=本子

P2=周边 

P3=代发无料

P4=cp向无料 

P6=单人无料 

P7=苏沐秋生贺无料

P8=注意事项

p9=摊位位置

摊内品目丰富,请大家一定一定要仔细阅读摊宣和注意事项哦!如果有疑问也请尽早询问皮下

最后祝大家国庆节快乐~也预祝大家中秋快乐~

经提醒补充条件,提供关注作者lof的证明截图时,还需要提供本人lof的id截图哦~都需要提前截图,现场出示截图即可。

韩张寄售@今天画图了吗摸鱼了吗打你妹的OW快去肝图 

韩叶寄售@夜寒静 

《混世》寄售@叶将别 

感谢提供无料的@日安在否 

感谢提供无料的@CHU薇 

感谢提供无料的@安歌 

感谢提供无料的@千子千邪 

感谢提供无料的@木可柒 

感谢提供无料的@啦啦啦呀 

感谢提供无料的@lai世还是一条咸喻诏。 
感谢提供无料的@hoki11 

感谢提供无料的 @润 

伞哥生贺套卡@大老瞳 @咸鱼不咸。 @hoki11 @宇不清 

《my way》《没完没了的夏天》寄售  @桃花饼 

《且插梅花醉洛阳》无料本@米洛 

【全职】脑洞大开!我摔倒了要亲亲才能起来。

突然想到一个段子←_←

我隐藏的段子手之魂又抑制不住了……

每个cp一小段!打tag快累死我了

occ警告,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这不是演习

{韩叶}

“砰!嘶——”

“叶修?”

“老韩,我摔倒了。要你亲亲才能起来~”

“哦,那你躺着吧。”

“韩文清!不亲今晚分床睡。”

“幼稚。”

(最后还是上前亲了下去。深吻。)

“唔……嗯……好了,我起来就是了。”

“不用。有些事躺着干比较舒服。”

——然后他们 干 了个爽

{双花}

“大孙,我摔倒了。要亲亲才能起来。”

“你……少在网上看些没用的。又欠收拾了是吧。”

“好好好,孙哲平我起就是。”(拍拍灰起来+怨气小眼神)

“又不是三岁小孩了自己还起不来吗?”

“孙哲平你亲一下能亏死是吧?”

“我怕你今晚亏死。”(狠狠吻上去)

——然后他们 干 了个爽

{喻黄}

“队长我摔倒了,要亲亲才能起来~”

“少天怎么了,是我昨天晚上太用力了吗?”(^_^)

(/// ///) “队队队长你说什么呢,我只是摔疼了需要你关怀的慰藉,你不愿就算了,我这就起来……”(撑着胳膊想要起来)

(一把把对方重新按回去。身体压上去)(^_^)“哦,那少天这算不算勾引我呢?”

“队长,你”(/// ///)

“那我只好却之不恭了。”(^_^)

——然后他们 干 了个爽。

{周江}

“哎呀。”

“嗯?”

“队长我摔倒了耶,要队长亲亲才能起来。”

“嗯。”(/// ///)(伸手拉对方起来,凑过去在嘴上啄了一下)“江,可爱。”

“队长你也很可爱。”(^_^)

“江,躺下比较可爱。”

——然后他们 干 了个爽。

{张安}

“哎呀。”

“怎么了?”

“没事。前辈,我摔倒了。”

“我扶你吧。”

“可以的话,亲一下可以吗?”(/// ///)

(有点不明白对方奇怪的要求,还是扶了下眼镜亲了上去。)

“唔,好了,前辈,要迟到了。”

“既然已经错过了时间,那就多迟到一会吧。”

——然后他们 干 了个爽。

{肖翔}

“小事情,我摔倒了要你亲亲才能起来。”

“旁边还有人看着呢……”

“反正你不亲我就不起来。”

“好吧……”(无奈脸亲上去。)

“好了够了。我逗你玩呢你还真信啊,小事情。”

“那你是不是得付出一点代价啊。”

——然后他们 干 了个爽

{方王}

“扑通。”

“杰西?”

“没事,不小心摔倒了而已。”

“不会是要亲亲才能起吧。”

“你还当我是小孩啊。”

(突如其来亲上去)“在我眼里你一直是啊,我的小队长。”

(偏过脸去)(/// ///)

——然后他们 干 了个爽。

{伞修}

“喂,阿修。我摔倒了要亲亲才能起。”

(走在前面的人好像听见了什么似的环顾四周,什么都没看见只好笑笑继续走出南山公墓的大门)

“阿修,你忍心看我躺一辈子是吧。”

——————————

{伞修}

“喂,沐秋。哥摔倒了,要你亲哥,哥才起。”

“……”

“阿修,我明明已经亲了,你为什么不起呢……”

“说好的不亲不起,沐秋你今天要不出现,我就一直躺。”

“叶修那货干嘛呢,在地上躺了一天了吧?”“不知道。懒癌犯了?”


喻文州生贺!我就是标题废怎样!喻黄高亮

喻队生贺 短小!

“喻文州。昨天你干掉魏老大那三场真是漂亮!一开始我还没看懂,后来方前辈跟我说你那个衰弱真是用绝了。你以后不会接手索克萨尔吧?那可不得了了,来,肯不肯竞技场搓两盘?”休息时间,黄少天敏锐地发现了那个少年快步离开的单薄背影,快步走上去勾住那人肩膀。

“少天……不了,对不起,改天吧。”喻文州敷衍地笑了一下,别过脸去,从那人勾肩搭背的姿势里挣脱出来。

“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了?”黄少天敏锐地发觉了对方的不对劲。随着那人视角的别开而侧脸追上,果然发现他脸色不好。

“没事。”喻文州低头转身想要躲开。

黄少天却不容许他敷衍了事,他站到少年面前,双手扳住对方肩膀,直视着对方闪烁躲避的眼神,“告诉我,发生什么了。”

喻文州抿着嘴唇,低垂着眼。

——别逼我啊,我现在最不敢面对的……就是你啊。

——我要怎么说的出口啊……

——算了。与其你从方前辈那里听说,还不如让我亲口告诉你。

于是他开口,声音竟带了点颤抖,柔软而脆弱。

“少天。你知道吗,魏琛前辈他要……退役了。”

黄少天愣了,无力的双手从喻文州肩上重重垂下,半途又被对方一下子握在手里。

他怔怔的盯着对方,看着喻文州终于抬眼看他,但眼里竟有水雾晶莹,声音不知不觉带上了委屈“虽然他不说,我猜得到,他是因为我才退役的……”

黄少天看着对方眼里的涌上的泪水,他慌了,他用力回握着那双手“你别闹了,魏队他怎么可能因为你……”

说到一半黄少天顿住了,昨天喻文州刚刚三把打赢了魏队,今天就说要退役,这两件事怎么可能,没有关系。

黄少天青春的第一次,心乱如麻,撕裂绞痛。

对面那个人还在说下去,声音带着一点委屈和哽咽“我没想到啊。我只是想向他证明自己,证明我可以在他之后接下索克萨尔,接下蓝雨……我从来没想过要……逼他走啊。都怪我……如果我有留手,如果他认为我还不够成熟……他是不是可以再多留一点时间……”

黄少天所有纠结突然都遁空了,他现在大脑无比清晰,他十分确信自己此刻要做什么。

于是他做了。

他冲上前,用力抱住了这个他昨天才认作搭档的少年。

“没有人怪你啊。喻文州。不是你的错啊,你已经做到最好了。我要谢谢你,因为你做到了我没成功的事。魏老大他早晚都是要退役的,是你让他走的更加放心。他退役,说明他放心把蓝雨交到你手上,交到我们手上。他走的时候,一定,是开心的。”

喻文州深深把头埋进那个少年的颈窝里,近乎贪婪地呼吸着他的气息,然后一点一点把所有眼泪和委屈忍回去,一点一点让自己再次变得坚定强大。

黄少天依旧拥抱着那个瘦弱地有点硌的身躯,他一下下抚摸着对方不安的脊背,心里竟略略有些开心。

开心他能把心里话说给自己听,开心他在脆弱的时候能找到自己,开心自己能安慰他鼓励他。

时隔多年,黄少天想起来都是开心的。

“走什么神呢?”上方传来一个稍微有点恼怒的声音,黄少天回神,才发现稳稳地压在自己上方的那个人男人脸上带上了点不快。

废话,任谁在与伴侣亲热的时候发现对方走神都会恼怒的好吧。

喻文州嘴角勾了一个危险的笑,在思考一会怎么惩罚对方的时候,下面的人突然一仰脸吻上来。

他惊讶于对方的主动,然后深深地把舌尖送入对方的口腔。

模糊间他听见了什么,于是更加用力地吸吮那初柔软。

他的爱人说“喻文州,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