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ir

我为什么只写HE?
因为现实的爱情永远没有HE
所以桂枝折冠,所以花开向阳

在我的杂物堆里扒翻了半天也没找出几个章子来
我原先的章子都丢到哪里了【挠头】
啊。。。总之千fo寄印片估计要搁浅了。果咩【鞠躬】
等我再慢悠悠刻一些再说吧。

所以改成了点文!!!特意从评论区里抽了两个小天使!【还是做的纸团2333】
@海盐低潮  @夜寒静
点吧!我发誓点啥写啥!
别人也可以评论点文啊,只不过我挑着写就是了( ー̀εー́ )

【韩叶】大漠逢秋 part23

来更文!我是不是很勤劳!快用热度来投喂我ˊ_>ˋ
突然发现老韩同志不知不觉地变成了我男神(☆_☆
part23 

叶修把东西收好,扭身往外走同时掏出一根烟想点却又想起那位冤家就在客厅里于是悻悻地只是闻了一下然后抬手夹在耳后。 琢磨着午休时间快过去了,他准备叫上韩文清走了,毕竟下午还有一堆事等着忙活呢。然后他一开门就看见该在客厅沙发小憩的某人的脸出现在门外,饶是叶修和他已对看了十年,这么一下也把他吓得心肝一跳,况且韩文清脸上还郁结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暗。 

于是他往左一步侧身要出去,结果那位紧跟着也移过来,门口本来也不大,几个挪移已经够把叶修堵在那了。 叶修锲而不舍地试了几次依旧以失败告终,于是他啧啧两声“老韩你幼不幼稚,有事说事。” 韩文清抬眼撇了他一眼,伸出手来就一个字,“烟。” 于是叶修扁扁嘴,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他摘下耳后那一根放在那人宽大的手心。 韩文清没有收手,“还有呢?” 叶修没好气地从皱巴的裤兜里掏出小半盒拍在他手上,“行行行,哥欠你的。” 不料那人依旧没有收手,抬眼盯着他,目不转睛。

   “韩文清我告诉你,差不多就行了,别得寸进尺……你!”叶修不爽瞪回去,不知道今天韩文清这是怎么了,闹什么别扭? 然后韩文清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欺身上去,把叶修摁在墙上,一手制住他不容许他反抗,另一只手摸上叶修胸前口袋掏出最后两根。

  “我靠!”叶修没料到韩文清会这么简单粗暴,“韩文清你发什么疯!好歹给我留两根不然我抽什么” 韩文清完全无视了他,松开禁锢的那一只手,然后两只手一起把刚摸到那两根烟竖着撕开。

 然后再一次压过去,侵略性十足地咬住那人的唇瓣。 不同于他上一次的温柔和稳健,这一次却如暴风骤雨般凶猛,他研磨着叶修薄薄的唇,以侵略者的姿态闯开齿关,舌头卷起对方的舌尖扯过来然后用牙轻咬吸吮,这个过程中两个人牙齿相撞嘴里弥漫起一股铁锈味,但谁也没功夫在意。 叶修剧烈而不适地反抗着,对于韩文清这种单方面的掠夺他十分不爽,而在对方刚撕了自己的烟之后,于是他也凶恶而粗鲁地回应,两个人吻得极为凶狠,带上了较劲的意思,谁也不肯认输般地撕咬,多余的津液顺着叶修的脸颊流下,也没心思擦去。 就在叶修一个使劲狠狠咬了对方的嘴角之后,韩文清终于眉头一拧肯把他放开,嘴角一点殷红应该是咬破了皮。 他微微舔了舔嘴唇尝到一丝血腥,皱眉,深知老对手脾气难对付,他叹了口气。 ——找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来硬的,不管他怎么说,叶修肯定是不会听的。 虽然韩文清有一百种凶得别人无地自容的方法,这从他霸图内的行事风格可见一斑,只要站理了张口就骂那叫一个铺天盖地狂风骤雨狗血淋头。 

 但是自从和叶修在一起之后他一直在忍着,因为这个人的脾气性子他清楚的很,自己要是真骂了,踩了对方的雷区,叶修肯定能跟他翻脸。

 叶修同样了然这个老对手的性子,也有幸观摩过他如何“管教”队员的,他正憋了一股火等着对方开骂,韩文清你别把我当成你那些个队员,他们不还口你以为我还真不敢跟你吵啊? 

 但是出乎叶修的意料,韩文清用了一个很不韩文清的做法。 他突然伸开手扯住叶修略瘦弱的肩头用力地揽进自己怀里,把下巴抵在他的发顶,叶修开始不适地挣扎,手用力推着试图抗拒这个怀抱,但对方任凭他捶打挣扎,一双手安如磐石犹把自己抱得更紧。叶修装摸做样较着劲抗拒了几下,无以挣脱,索性就任他那样抱着,心中狐疑更甚,韩文清今天确实不大对劲。

  于是他安安静静地窝屈在那人的怀抱里,有点硌,但温暖而坚实有种说不清的安全感。那人胸腔里的心跳一下一下近在咫尺地捶在他耳边。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但他不问。因为那人会开口。

  “叶修。今天老家打来电话,我一个叔叔死了。” “嗯。” “年纪也不大,四十一岁。也是成天抽烟也没人管他,直到上个月咳出了血才开始住院已经晚了,刚才打来电话说已经咽气了。”

 “是肺癌。” 此时韩文清清晰地怀里的人颤动了一下,于是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你看你也很惜命的,你还要再打十年的,又怎么可以……” 

 “况且我韩文清上一个十年都给了霸图,下一个十年、二十年都是你的,你情愿不情愿都得给我受着。” “所以,就算你觉得自己身体无所谓怎么糟蹋,为了我,能不能答应把烟戒了……” 

 叶修双手扯着韩文清的衣襟,深深地把头埋进对方怀里,无有来地他感到害怕,害怕自己哪一天突然就离开了,无论怀恋也好不舍也好,痛彻灵魂撕心裂肺也好,再与这世界没有一丝瓜葛,死神镰刀光芒闪耀无情,收割生命不会有一丝的迟疑。 

 他一直在逃避,他不去想,觉得自己用力过好现在的每一瞬,未来就是水到渠成因果报应,未来的事情交给未来的自己。那死亡,自己该如何面对呢…… 

 现在对方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了,以韩文清的性格绝对是不允许他再应付回避。但是他实在不想啊…… 

 而且对方一改以前说一不二不容反对的命令姿态,这样温柔而和缓细水长流般地娓娓道来,反而让叶修觉得毫无防备,狠狠地被击中了内心隐约的柔软。尤其那一句“为了我”,使叶修感觉到了韩文清和他自己内心深处某些一直被掩埋此刻却真正地跃动着的感情和羁绊。 那种被人需要而关爱的甜蜜丝丝缕缕填满了他因惶恐而空虚的胸口,安抚着他颤抖的情绪慢慢平复。   

 他又有本能的抗拒和陌生,不习惯别人就这样把自己看穿狠击痛处,他一直是习惯于自立强大的模样,孤独的,骄傲着。

 ——所以,你要怎么选择呢?